开车被lofter吊销驾照的铧忆

是我不够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还是你太矫情

【维尤?】Love on ice

不要被标题骗到了,不是什么甜甜甜的糖,是神经病的我今天没吃药
梗来自于今天群里的太太们在吐槽yoi的评委都是没有爱就没有分,然后提到了美男高校地球防卫部
这么魔性的番,我喜欢【拇指】
没有wifi我要死了……
去你的周六补课【躺平】
萌萌的脑洞属于太太们,神经病的ooc属于我么么哒小天使们

“勇利,你准备好了吗?”维克托把手放在勇利肩上,目光灼灼。

“我……我不知道。”

“不,能做到的,只有你了,因为你是被选中的人。去吧,绽放你自己,你要相信爱的力量。”

“可是……”胜生勇利还有些犹豫的样子。

“勇利,如果你失败了,我就要被带回去了。”维克托漂亮的蓝色眼睛里染上了几分悲伤。

“我,我是不会让维克托被带回那个没有猪排饭的地方的!”胜生勇利抬起了头,目光坚定。

“就是这样!去吧,勇利!”

“嗯!”

胜生勇利蹲下身去,单膝跪地,然后亲吻上了自己的冰鞋。

“吾即为爱的王位继承者!”

奇怪的光效消失后,站在维克托面前的勇利身着紧身的全黑色衣服,上身半透明的网状布料,腰间的装饰,明明武装到了手指头,却处处透着一种妖艳贱货的感觉。

“呜哇超羞耻!”胜生勇利的脸几乎要红透了。

“下面要上场的,是要与天才少年尤里·普利塞提对决的日本选手——胜生勇利!”解说员的声音已经传来。

胜生勇利深吸了一口气,走到了冰场上。

“诶诶那件衣服。”“是啊是啊超羞耻的。”人群议论的声音传来。让胜生勇利更加的继续不安起来。他看向另一边场下明明也是羞耻的白色半透明的紧身服,却偏偏能穿出一副天使样子的从容的少年,暗暗攥紧了拳头。

“胜生选手选择的曲目是,爱即Eros,与普利塞提选手针锋相对!”

凭借着爱的战士的加成,胜生勇利的表演使得之前不屑一顾的评委们有些动摇。

是时候了。

胜生勇利抬起头,目光坚定,大声的喊出了技能的名字。

“爱即——”

“猪排饭!”

人群已经骚动了。

“那是什么奇怪的名字啊?”“不知道啊但是听起来很魔性的样子。”“今天的比赛耻度已经爆表了吧。”

但是很快,他们就被一种幸福感所包围,就好像刚吃下一大碗外表酥脆内里多汁的极品炸猪排盖饭一样。

评委们的脸上泛起高潮一般的红晕。

“啊——这就是爱的力量啊!”

“可恶!”台下的尤里露出了气愤的表情。

“呼——”维克托长出一口气,“得救了。”

“这次比赛的胜利者是——胜生勇利选手!”

“我会让你们都知道,皮罗什基才是世界最高!”尤里冷哼一声转身离去,半长的金发在半空中划出一道弧线。

“cut!”导演喊到。

尤里接过助理递过来的果汁,做到了维克托旁边。

“演的很好,尤拉奇卡。”维克托揉了揉他软软的金发。

尤里扭过头去,脸上有点泛红。然后就看到了编剧喷着鼻血倒地的一幕。

“这是……动脉破了啊。”他喃喃道。

维克托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尤拉奇卡,我不是质疑你的意思,但是你为什么当时支持换编剧呢?”

当然是因为之前的编剧的妈炸了啊x

“需要什么理由吗?”尤里歪了歪头。

之前的剧本里面尤里饰演的是一个被誉为俄罗斯的妖精的天才花滑少年,而维克托则是他的师兄,也是他崇拜的偶像。然后就是一连串维克托与胜生饰演的勇利秀恩爱然后给他发刀的故事。

现在新换了这个编剧,虽然人物关系没变,但是剧情怎么看怎么跟吸过毒似的。

尤里变成了反派,然而这个系列的一大特点就是无论是什么属性的反派人气都比主角高,不仅是衣服和颜值的水平都更高了,而且还都是各种戳萌点的属性,说白了就是谁演谁红。

就是之前两代的反派是要么露腰要么露腿,可是他的尤拉奇卡还未成年啊。最后服装组的妹子在维克托的坚持下勉勉强强才拿出这么一件哪都不露衣服,然而上身还是半透明的。

“我记得当时接的是一个运动番,编剧学过物理学基础不用担心牛顿的棺材板压不住的那种。但是现在怎么看怎么魔幻啊。”维克托觉得世界变化的真快自己已经跟不上了。

“难道随随便便就能打破世界纪录的得分不魔幻吗?”尤里觉得这个男人简直常识有问题。

“那个,胜生桑,您去休息一下吧。”小助理弱弱的从正在输血的编剧那里得出空来。

众人这才注意到一直蹲在地上缩成一团周身散发着消沉黑气的胜生勇利。

维克托突然有了几分怜悯。“他那样,也挺可怜的,毕竟耻度那么大。”

“你放心他至少人气肯定会比之前那个本高。”尤里从一旁的零食堆里面翻出一包薯片,撕开后一边咔嚓咔嚓的咬着一边回应着维克托,“而且你也别幸灾乐祸,后面的回忆篇里还会有你年轻时候的长发小仙女造型,我记得说是变身后双马尾来着。”

维克托相信自己拿到的剧本上绝对没有这一段。对此导演的解释是编剧现加的但是全剧组都同意了,哦,除了给尤里买零食去的维克托。

好气哦,但是还是要保持围笑。

“我觉得,现在换编剧还来得及。”

“可以啊,”咔嚓咔嚓嚼着薯片的尤里一脸冷漠,“反正对我来说没什么区别。只不过就是你要和胜生勇利搞暧昧卖腐赚人气嘛,比如说吻冰鞋啦,无借位kiss啦,求婚啦……还有什么来着?”

“停停停!”维克托赶紧打断了自家小孩的话头。开玩笑,这种剧情要是演出来了,他家小孩绝对敢立刻就拉上行李搬到隔壁米拉那里去,自己还打算这个月就能达到同床共枕的程度呢。

“维克托,我可还是未成年,最低三年最高死刑啊。”这是尤里对此做出的反应。

“尤拉奇卡,编剧在哪里?我要去送锦旗!”

【end】

纯恶搞,只求博君一笑,给被第九集虐到的大家一口毒x
维克托的锦旗我已经收到了
至于上面写了什么
是秘密哦

评论(26)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