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车被lofter吊销驾照的铧忆

是我不够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还是你太矫情

【维尤】二周目(6-7)

不欺负维克托什么的果然我还是——
做不到啊!
是时候打个赌这两集的剧情我能写多长了

【6】

好看的俄罗斯少年被呛得眼角都红了,还有点点水迹,好不可怜。

胜生勇利拍打着他的后背,另一只手从桌子上把开了封的果汁递到尤里嘴边。

抱着瓶子的尤里垂下了眼睫,这个日本的男人有着他们所没有的温柔和细致。可是他又有着不同于外表的温吞的执着。

维克托是因为这些被吸引的吗?就像是后来的他也被吸引一样?

他不知道。因为他所认识,所熟悉的那个胜生勇利的身边,已经没有了维克托。那个温柔又坚定的人,已经不在需要依靠谁了。

勇利看他久久不说话,心中身为长辈疼爱孩子(?)的心一下子膨胀起来了。

“他们只是开玩笑的,你别放在心上。”虽然有了天才之名,但实际上还是个小孩子啊。

不不不他芯子里面比你还大两岁,听说过外国人老的快吗x

尤里抬头,“谢谢,我不在意的。不过,我可以特别允许你叫我尤拉奇卡,在我的家乡,他们都是这么叫我的。”

啊啊,果然还是有点想念那个退役了之后带着他的妻子来看自己比赛还要到后台给自己递上一枚御守说着“尤拉奇卡要赢啊”的男人。

胜生勇利有点受宠若惊,他以为尤里应当是怨恨自己的,易地而处,他自己也难保不会有什么负面的情绪。但是小孩这样的一番话却真的出乎他的预料。

这个孩子,真的是天使啊。

嗯,恭喜胜生勇利先生成功被【自己脑补的】尤里·普利塞提攻略。

【7】

尤里闭上了眼,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让自己清醒过来。

为什么要来日本,他曾经问过自己。

曾经的他是因为咽不下那口气的一时冲动。不过却算是因祸得福。

那么现在呢?

曾经自己追逐的偶像,现在要超越的目标。和后来让自己认可的对手、朋友,自己也忍不住想要在他成长的路上拉他一把。

曾经自己以为世界非黑即白,却不知道有许多东西并不是一成不变的,身边的人是,自己也是。

而且,自己也并非那么无私啊,在正式参加成人组比赛之前,有些舆论基础是必须的。

这一次,他不会输。

空荡的冰场上,只有乐曲声在回响。

“我想要,跳那一首。”他的手指向了Eros。

当然,他不出预料的听到了截然相反的答案。

“你会无条件的听从获胜者的命令吗?”

回应他的,是维克托的微笑。

“那好,如果我赢了,我要你承认,我有能力超越你。”

“好……”回答到一半,维克托突然反应过来小孩说的并非是他预料中的那个要求。

就好像是迎面走来一个双颊泛红的漂亮妹子原本已经准备说“约”了结果人家姑娘过来问“要健身吗?”

倒没什么失望的感觉,只是有些微微的挫败感。

“只有这一条吗尤里奥?”

“唔不要再叫我尤里奥算吗……”尤里歪着头嘟囔了一句,然后挑起虽然纤细但是凌厉的眉毛,“那就再加上把你的房间腾出来当储物间好了!”

“喂你怎么对这个这么念念不忘啊!”维克托觉得自己高端大气的教练形象快要端不住了。

“那么勇利呢?”维克托觉得自己不能和小祖宗置气,和一个未成年互怼,说出去会让人笑话的。

“……诶?我?”胜生勇利觉得可能是因为地域差异,自己对于眼前的情况并不太懂。俄罗斯人思维的奇葩程度和颜值成正比的吗?

如果住在温泉旅馆的那个中国妹子知道的话,一定会说,“厉害了,我的毛子!”【并不

“我赢了的话……和尤拉奇卡一起吃猪排盖饭?”果然相较于无法理解还毒舌的大毛子还是虽然同样无法理解但是更加温柔的小毛子让人比较容易亲近。

一见面就差点直接把隔间门踹开的尤里·真·曾经的·小毛子·普利塞提:哈?

这次是真的要挂不住微笑的维克托:我是不是拿错剧本了啊导演?

失血过多躺平的导演:我也不知道你们接着瞎演吧。

“好,我跳Agape。”

胜生勇利有些惊诧地转头看去,只能看到尤里坚定的侧颜。

俄罗斯的少年转过头用那双在有些昏暗的光线下平添幽深的蓝绿色眼睛盯着他,“如果连这种挑战都无法接受的话,你还是趁早退役吧。”

“不!”他转回头看着维克托,“我要跳Eros!”

感觉自己激将法的台词白准备也白背了的维克托:……

评论(8)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