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车被lofter吊销驾照的铧忆

是我不够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还是你太矫情

【维尤】伏尔加河畔(2)

嗯,写完之后感觉我更喜欢米拉小姐姐了
课间发的急没时间废话了,希望有天使给我留言么么哒
我把北京的十二月当做俄罗斯的九月写……真的可以吗?

【2】

米拉抱着尤里留给她防身的狙击步枪有些焦灼的坐在仓库门外一截破碎的矮墙后面,不时的向尤里离开的方向张望。

她那双皮质的手套在逃跑的过程中不知道丢到了那里,细白的指尖冻得通红,还有一点发紫。她把手蜷缩起来,放在嘴边哈着气想要让僵硬的手指灵活起来。可是当热度消失掉以后,潮湿的手指几近像结了冰一样。尤里走的时候要把手套和枪一起留下,她一把抢过了枪,却把手套硬生生塞进了尤里的大衣兜里。

“你可是未来的狙击手,可别留下病根影响以后。”

她裹紧了大衣,怀里是医生夫人给她的一包压缩饼干。她谢过了医生夫人,却没有马上打开。她舍不得吃,因为她记得尤里走的匆忙,都没有来得及填填肚子。

德军投放的燃烧弹有一颗砸中了城中面粉厂的仓库,仓库里大量悬浮着的面粉引发了爆炸,甚至波及到了附近的几座建筑。罐头厂的仓库也受到了空袭的影响。

城中的物资储备本就不够剩下的居民和战士们消耗,而唯一能够送来补给的伏尔加河东岸也在承受着德军猛烈的袭击,以防通过伏尔加河支援城内。

云层被吹散,月光让道路更加明亮,地上的碎玻璃碎金属还在反着近乎于梦幻的光。这让米拉能够更加容易地发现尤里的身影。可是她也忍不住更加担心,因为明亮的光线也让尤里更容易被其他人发现。

就在米拉紧张的几乎要把下唇咬破的时候,她看到了一个有些瘦弱的身影出现在道路的远方。月光照在金色的发丝上,如同在上好的丝绸上一般流动着。

是尤拉奇卡!

米拉忍住自己想要呼喊尤里名字的欲望,抱着枪向来人的方向跑去。

似乎是发现了她,尤里也加快了步伐。结果才刚一见到,他就被米拉紧紧抱住。

“真是的我都快担心死你了!怎么样没有受伤吧?怎么去了这么久?东西拿到了吗?”

米拉一连串的问题让尤里一时间不知如何反应,尤其是在他的怀里还抱着满满的药品的时候。

“米拉你先放开我,小心把药碰坏。”

米拉突然想起了自己怀里的饼干,连忙松手后退一步,从大衣内层的兜里拿出还算完整的压缩饼干递给尤里。

“喏,你今天还没来得及吃饭吧。”

尤里借着月光看到米拉原本又白又细的手指已经冻得红肿,有些地方还有点开裂。他一把拽住米拉的手往仓库里面走去。

“哎哎哎饼干要掉了!”米拉被他拉得一个踉跄差点跌倒,压低嗓子喊到,“你干嘛呀!进去之后外面就没人守夜了!”

“没事,现在很安全,一会我出来就行。”

关心则乱的米拉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尤里身上穿着的并不是他离开时所穿的大衣——那件大衣正抱着药被他抱在怀里。他身上的是一件苏军的军装,而且看样子还是个军官的衣服。这件穿在那位军官身上应该飒爽挺拔的军装在尤里的身上显得极为不合身。袖子几乎遮住了手,衣服的下摆也过了膝盖,这让本就瘦弱的少年更是娇小的让人分不出性别。

“喂,尤拉奇卡,你去打劫啦?”米拉问到。

听到问话的尤里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没有。”

他从衣服兜里掏出一双精致又厚实的女士皮手套,塞进米拉空着的那只手里。

“只是遇到了个熟人而已。”

“啊,这手套是我顺手从服装店找到的。”

切,口是心非的死小孩。

米拉心里想。

评论(6)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