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车被lofter吊销驾照的铧忆

是我不够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还是你太矫情

【维尤】裏表ラバーズ

嗯神奇的新脑洞
顺便表示一下可能会停更一段时间
毕竟现在感觉自己有点勤奋,躺着打字打到胳膊疼
伏尔加河畔大纲已经写好了,总而言之就是即使我弃了也会给你们一个结局的x
二周目的话下一次更直接从开头发到完结,所以很有可能遥遥无期x
被第十集的剧透虐到炸裂
去他妈的订婚戒指吧,我的天使不稀罕!他有未婚妻了,就是我x
在我的心里,小仙女维克托和维秃是两个人,所以才有了这篇文
啊名字是瞎取的,嗯对就是那首歌

【1】

“尤拉奇卡。”

一个轻轻柔柔的声音传来。

“尤拉奇卡。”

还带着些许的忧伤和焦灼。

“尤拉奇卡。”

他仿佛看到了那双漂亮的湛蓝色眼睛蒙着愁绪的样子。

猛然惊醒坐起身来的尤里抬手揉了揉额角。他这几天一直睡得不太好,晚上总是能够在梦里听到维克托叫他的声音。

明明,已经在日本定居了啊。

明明,为了那个日本的男人已经不把自己当做一个花滑选手了啊。

明明,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已经死了啊。

为什么还要来招惹他?连梦里都不让他安静一会?

尤里自暴自弃的躺回床上用被子把自己裹好,然后左右翻滚两下卷成一个桶,只留出鼻子以上的部分在被子外。

“去他妈的维克托。”

尤里忍不住小小地爆了句粗口,然后再次合上了眼睛,准备好好享受自己难得的休假时间。

“去他妈的……第二名。”

寂静了许久的屋子里响起尤里模模糊糊的声音。桌子上还放着大奖赛的亚军奖牌。

“……我的……尤拉奇卡。”

一点点轻微的波动瞬间在空气中消散。

【2】

等到尤里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他被腹中的饥饿感叫醒,揉了揉有些凌乱的头发,翻身下床去洗漱。

叼着牙刷,含着泡沫的尤里突然停下了手上的动作。他伸出手去,想要触碰却又像在害怕什么似的把手僵在半空。

镜子里映出的不是自己刚刚睡醒衣冠不整,睡衣开了两个扣子,露出小半个胸膛的样子。而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长长的银发顺着肩膀迤逦而下,精致到近乎雌雄难辨的五官,湛蓝剔透的眼睛,眼角微微下垂,即使面无表情看起来也隐隐带着几分笑意。

那不是自己——镜中的人也没有因为他的动作而动作。

“维克托……”他轻轻念出那个名字,声音却被泡沫堵在了喉咙。

他伸出手去,以一种像是要抚摸那人脸颊的温柔模样,触碰到的,却是冰凉坚硬的镜面。

尤里吐出嘴里的泡沫,一如往常的漱口洗脸,然后转身离开了洗漱间。

在他离开后,镜中微笑着的少年再也撑不住嘴角沉重的弧度,半敛了眸子,低下头去。长长的银发遮住了他大半的面容。

“请你……看看我啊……”

一滴水从水龙头滴下,在池中碎开,发出一声几不可闻的“啪嗒”声。像是被这声音惊扰了一般,镜中瞬间恢复了原来的样子,好像那个少年根本没有来过一样。




评论(4)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