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车被lofter吊销驾照的铧忆

是我不够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还是你太矫情

【维尤】裏表ラバーズ(3-4)

来,大家跟我一起念——
去他的官方吧!
我有一句妈卖批不知当不当讲【一定要讲】
我自认为没在黑,不过还是劝一句男主的粉就不要看了,万一你们看了不喜欢呢,那我也没办法【摊手】
反正我不接收撕逼
该说的我都说清楚了,该做的预警我也做了,自找不痛快就不是我的错了
现在才发现防ky的重要性

【3】

“说起来,尤里啊,你之前去日本找过维克托,你有没有觉得维克托和以前不太一样啊?”

米拉叼着一根巧克力pokey摇啊摇。

“只是一个记性不好的混蛋而已。”

尤里从米拉手中的盒子里拿出一根pokey一口咬断,发出清脆的声音。

“不不不我是说真的啦!”似乎是感觉自己叼着东西说话有点不方便,米拉迅速咀嚼掉整根pokey然后咽下去,“他好像真的忘了许多东西,而且对我们每一个人的态度都跟以前不一样了,就好像,眼里只有那个日本的……什么来着?”

“米拉我可以认为你是故意的吗?在我刚刚输了大奖赛之后?”尤里挑了挑眉,有点不悦。

“第二名怎么算输啊而且这是你第一次升组赛啊这个成绩已经很逆天了好吧……”米拉小声嘟囔了几句表示自己果然不能懂天才们的内心,准备再吃根pokey冷静一下,“我这明明是在安慰你啊你没有看出来吗?”

“我只感受到了你的恶意。”尤里从桌子上拿起一根皮筋把略长的发丝在脑后束起,“输给那样的对手对我而言是种耻辱。”

“可是他已经宣布退役了啊。”米拉抽出一根pokey塞进尤里嘴里,“以后又不会碰到他了。看开点嘛。”

“这只代表着我要带着这个耻辱一辈子不能洗刷。”尤里咯吱咯吱嚼着pokey,好像嘴里的是维克托的肉一般。

这一天晚上,尤里在梦中又听到了那个声音,是少年维克托在呼唤他。

“尤拉奇卡。”

“我真的……不想消失啊。”

尤里握紧了拳头,转过身去冲那人喊到:“你有话去找那个日本的猪排饭啊!你怎么样跟我有什么关系!你消不消失的我根本就不会在意!明明只是个阿尔茨海默——”

一个带着冰雪清凉气息的拥抱打断了他的话。

维克托把头埋在他的颈间,柔软冰凉的发丝扫过他的肌肤。那人带着鼻音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温热又湿润的气息打在耳边。

“太好了,你愿意跟我说话了。”

尤里有些茫然的向远处望去,风卷着从针叶林中带来的浸润着林木气息的冰雪远去。在那片暗沉墨绿的颜色上,却蒙上了一层浅浅的金。

【4】

“跟你的约定,我一直没有忘。”

“不要胡说了!你明明——”尤里挣脱出他的怀抱。

维克托左手揽过尤里的腰,右手食指暗在他颜色略浅的柔软的唇瓣上。

“因为那不是我,尤拉奇卡。”

“大概是从一年前起,我发现自己有的时候会出现无意识的状态,在那种时候我的所作所为自己都不知道。

“直到那一次我看到了胜生勇利的视频,然后我发现我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了。我就像一个寄居的灵魂一样看着另一个我。”

被他抱在怀里的尤里显然已经信了大半,可是他还是咬着下唇,“你怎么证明那不是你找的借口?”

维克托轻轻地把他的唇瓣从齿间解救出来。

“大概因为是一种特殊的灵体的原因,后来我无意中发现这一切发生的根源。

“这个世界的世界意志被外来的意志占领了,新的意志改变了原有事物的运行轨迹。不知道为什么,新的意志好像异常的偏爱胜生勇利,所以安排了我去当他的教练,也安排了他能够得到大奖赛冠军的结局。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比赛的评分规则只有在胜生勇利身上会改变,因为那是世界意识的作用。

“而我,作为一个拥有独立意识的存在,以我自己的意志,自然是不会按照世界意志的安排去做,所以世界意志就创造了另一个意识来代替我去完成它所编写的走向。

“但是我也为此付出了代价。世界意志发现了我的存在,我的力量正在逐渐衰弱,大概很快就要消失了。

“可是尤拉奇卡,你知道吗,我不甘心。

“我不能,不能就这么消失,我还有很重要的事情没有完成。现在只有你能够帮我了!”

“我有什么必须帮你的理由吗?”

“没有的,尤拉奇卡。”

维克托伸出右手抚上他的脸颊,微微低头,两个人的距离只有几厘米,亲昵至极。

“可是我得告诉你,尤拉奇卡。”

维克托吻上了尤里因为惊讶微张的唇,那一句“我喜欢你”被揉碎在两人的唇间然后研磨开来。

尤里睁大了双眼,却溺进了那人明明是如同北冰洋的海水一样的蓝偏偏又蕴含着最炙热的感情的眸子。

“尤拉奇卡,你的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没有死。”

评论(25)

热度(62)